来自 心境 2019-08-20 17:27 的文章

队医:米兰核心一度视觉模糊 巴神称为复仇等1年

  在巴西军警的严密布防下,本届联合会杯的首场重头戏,巴西与意大利的比赛终于平静的结束了。只是在离球场很远的地方,一些示威者向军警投掷了石块。为我们在萨尔瓦多球场内和球场外的警戒区域看到的,都是巴西军队。

  而赛场内,主队的球迷为了4比2的胜利欢天喜地,客队上下则对类似的结果,早有准备。媒体中心内,MEDIASET记者皮埃尔念叨着,“意大利自1982年就没有击败过巴西?没关系。我们需要向前看,这场比赛,显然不是那种能够胜利的比赛。”稍后,他解释了为什么。除了几名主力被迫休息,乌兹别克籍主裁判的判罚,也似乎表明了,巴西应该取得一场胜利。另外一个不利因素,意大利在上半场就失去了蒙托利沃和阿巴特,后者遭到了内马尔的报复,肩膀脱臼,虽然意大利队还有两场比赛,但他的本次联合会杯已经提前结束了。最让皮埃尔厌恶的,还是意大利队在3场比赛中丢了8个球,以及在面对日本和巴西时的开场15分钟的“大脑短路”。前两分钟的比赛,甚至让一些意大利记者回想起了与日本比赛时的噩梦,担心类似0比6这样的丑陋结果。

  赛后,天空电视台的评论员卡雷塞和嘉宾贝尔戈米,也在媒体中心,和大家一起谈论了意大利队的不足和问题。在贝尔戈米看来,除了前十几分钟,意大利队的表现并不差,特别是考虑到没有德罗西和皮尔洛,两位中场核心的情况下。而意大利队遭遇的另外一个困难,是乌兹别克人伊尔马托夫,在贝尔戈米看来,这位主裁判对巴西球员太“慷慨”了。总的来说,巴西的第一个进球是双重越位了,2比0的那个任意球,非常的可疑。而在基耶里尼打进巴西球员抗议的那个球之前,他还忽略了巴洛特利的另外一个点球。另外,蒙托利沃和阿巴特还受了伤,从这个角度讲,意大利取得2比4的比分已经很不容易了。

  但要分析的,是意大利队的问题。因为抱怨,是无法帮助意大利队取得下场比赛的胜利的。事实上,在巴西与意大利的比赛前,我们在采访贝尔戈米的时候,专门提到了意大利不再有伟大的中后卫,此役中,贝尔戈米觉得,意大利后防线的脆弱,是输球的首要因素。他强调,3场比赛丢8个球,是非常糟糕的。而他和卡雷塞的另外一个观点,是关于阵型的。在天空电视台的这两位看来,普兰德利应该使用两前锋战术,充分让巴洛特利享受自由,在中场可以选择一个菱形站位,这是目前最适合意大利队的,这也是贾凯里尼上场后,意大利队在下半场调整后的阵型。关于半决赛可能的对手西班牙,贝尔戈米和卡雷塞都认为,意大利不会轻易服输。但只有另外一位记者克劳迪奥明确的给出了,意大利队有20%到25%的机会。MEDIASET电视台的皮埃尔也觉得,如果普兰德利能够改变球队开场短路的问题,改善一下后防线,意大利队在半决赛中,并非没有一丁点的机会。

  赛后,在接受天空电视台的采访时,基耶里尼承认了意大利后防线的问题,但更让他满意的是,在与日本队比赛三天看,至少从精神层面,大家看到了一个真正的意大利队。承认在过去的3场比赛丢8个球太多了,基耶里尼表示,意大利队在定位球的防守上,出了问题。“我们应该重新看看,我们的放定位球站位。”稍后,在混合区,尤文的未来独自,做了更多一些的自我批评。他承认,对于比赛中的那个错误,他很是有些恼火。所以进球的时候,他有一种赎罪的感觉。有记者问到了在场上,布冯在0比1之前,对后防线,特别是对博努奇的大吼大叫,基耶里尼回忆说,那同样是一次定位球的防守,吉吉恼火的,同样是对位盯人的问题。非常巧合的是,在赛后新闻发布会上,普兰德利也回答了关于阵型和后防线的问题。

  当时,普兰德利表示,对于后防线的表现,他并不担心。“我们丢的球,都是因为我们的错误,许多是定位球的问题。我们没有在对方的反击中的丢球。当然,这些丢球,也是因为对手的出色发挥。所以,我没什么可担心的。”当被要求如何解释意大利队在上、下半场的区别时,普兰德利表示,在上半场,意大利队有些害怕,顽强的守着自己的半场,巴西人给了意大利队太大的压力。在在下半场,意大利队做出了调整,在边路制造了以多打少的局面,意大利队做出了反击。

  他承认,球队在上半场的态度和阵型有问题,但他同时也强调,比赛的前15分钟,巴西非常强大。“也许,在前15分钟,我们应该有些长传,我们坚持了短传配合,但是被压制在了后防线,打不出我们自己的组织来。”而普兰德利的真实想法,也许没有那么简单。本周四,在萨尔瓦多的首次训练,《罗马体育报》的桑托尼曾经和普兰德利探讨了战术问题,当时,普兰德利对后防线就有一些疑惑。面对巴西队,意大利队又丢了许多球,很可能会加深他的疑惑。我们的问题是,既然基耶里尼和巴尔扎利、博努奇那么熟悉,他们凑在一起的表现更好,为什么不尝试一下三后卫阵型呢?而阿巴特受伤,还让普兰德利失去了主力右边后卫。而我们都记得,在去年欧洲杯小组赛第一场比赛,意大利队的阵型和表现。不巧的是,本次联合会杯的半决赛中,在没有重大意外的情况下,意大利将再次遭遇到西班牙。那么普兰德利的球队,能够重复去年欧洲杯小组赛的表现吗?

  当然,在半决赛中,普兰德利必须考虑的,还有球员的伤病问题。在发布会上,普兰德利已经对阿巴特的受伤退赛表示了遗憾,在混采区,队医卡斯特拉奇做了更详细的解释。关于皮尔洛,他表示了乐观,这是记者团事先就清楚了的。关于阿巴特,卡斯特拉奇就只能表示遗憾了。AC米兰的边后卫,需要至少休息一个月,阿巴特很可能留在球队,一边接受治疗,一边在场外支持他的队友。关于蒙托利沃,情况则有些复杂。在场上头部受到撞击,蒙托利沃一度感觉到视觉模糊,卡斯特拉奇在第一时间的判断就是脑外伤。到了下半场,蒙托利沃才感觉到好些。但球员还是需要做一个综合检查,排除脑震荡的嫌疑。对于他能否在半决赛前康复,卡斯特拉奇表示了谨慎的乐观,他表示,只要排除了脑震荡,蒙托利沃就可以上场。巴洛特利在经过混采区的时候,没有逗留,即便有人喊他的名字,他也没有减缓步伐,但是在他的脸谱账户上,巴洛特利已经表达了他的想法,“我等候西班牙一年了,复仇是一道冷却后的盛宴。” (董希源发自巴西萨尔瓦多)